当前位置:主页 > 客房动态 > 正文
只进不出,戒毒者无法脱离的动态管控
发布日期: 2017-12-05 11:07| 来源:特价酒店预订网| 浏览量:

高强在北京的宾馆遭遇两次盘查

高强在北京的宾馆遭遇两次盘查

  当派出所的警察敲高强酒店房间的门时,他知道,又一次的盘查尿检来了。

  戒毒已经8年的高强,对此早已习惯,他试图脱离这个公安系统的动态管控之网,但努力都失败了。

  动态管控是一项公安部推出的禁毒措施,始自2006年。

  国家禁毒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底,中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295.5万名,3年未复吸人员达到100.8万名。

  这些未复吸人员,按照2011年国务院颁布实施的《禁毒条例》,将不再实行动态管控。

  但实际并非如此。

  “走进更大的戒毒所”

  6月8日,高强来北京参加一个交流学习活动,住进旧鼓楼大街某宾馆。

  当晚11点左右,三名民警敲开高强的房门,他们是派出所的。此前下午6点,民警就来过一回,但高强不在房间。

  三名警察先对高强的身份证进行查验。之后,其中一名警察问高强,以前是否吸过毒。高强称有过,随即对方拿出吸毒检测试条对他说,“那就验一下吧。”尿检是目前公安部门检测吸毒人员是否吸毒的一个常用手段。

  对曾经吸毒过的事实,高强并不回避。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下那段吸毒经历。高强15岁时,因好面子而染上毒品,后来经历数次强制戒毒和劳动教养, 在2007年戒毒成功。

  已经一年多未遇到过强制尿检的他,一度以为自己脱离了动态管控,实际上,他一直都在。

  警察没有听取高强的解释,“这些年吸没吸他不知道,得检测一下才知道吸没吸,如果不愿在这检测,可以去派出所。”

  高强只好同意在房间里进行尿检,检测结果为阴性。

  警察把身份证还给高强,未做解释离开了。

  与他同住一个房间的朋友,见证了全程,虽对高强的吸毒史并未在意,但这仍让高强感到不舒服。

  两周后,高强与朋友一同去天津游玩。回来后,仍住在这家宾馆。遭盘查的事情再次发生。

  高强刚登记入住不久,同一个派出所的警察又来了。

  高强做了解释,这次警察没有要求他做尿检,但对其箱包进行了检查。

  对这类盘查,高强并不陌生。

  在2007年戒毒成功的初期,他并不排斥盘查尿检,反而欢迎,认为这是其不再复吸的诚信证明,“自豪自己是阴性”。

  但他慢慢觉得动态管控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不是那么美好”,甚至让自己“如履薄冰”地“走进了更大的戒毒所”。

  戒毒后,他去更换身份证,办理低保时,会被要求做尿检。警察的突然出现,几次让高强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有时,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让一次突如其来的尿检给冲掉了。

  吸毒曾让高强与父亲的关系紧张。戒除毒瘾后,警察时常找高强了解情况,父亲会认为高强又复吸了:要是你没吸,警察找你干嘛,他们咋不来找我?

  从2007年开始,高强外出一共经历了近20次有关毒品的检查。不分场合,其中在宾馆居多,在大街上、边检站、火车站等公共场所,也常遭盘查,其中被强制尿检15次。

  逃不了的“动态管控”

  上一次强制尿检是2014年6月。当时在物业公司上班的高强,与当地房管、住建等部门领导,共同参加行业内的会议。期间,当着与同住一房间的领导面,高强在房间被盘查。

  高强知道动态管控是在2008年。

  他在昆明东站宾馆入住不久,就被当地派出所盘查。对方还拿着打印了一份有关高强的个人信息的网页。该网页记录着他过往几年何时何地强制尿检的盘查记录。

  高强介绍,动态管控全称”吸毒人员网上动态管控预警系统”。据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6月28日,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在公安部召开电视电话会议作出部署建立吸毒人员动态管控机制,目的是“真正把’死的信息‘变成’活的信息‘,把’无用的信息‘变成’可用的信息‘。”

  高强介绍,该系统收录了全国在册登记的吸毒人员以及其他一些有过毒品犯罪记录的人员信息,只要信息被录入该系统,被录入人员的身份证等多种信息便在全国公安系统内共享。被录入人员不论在全国什么地方使用与本人真实身份相关的证件(如身份证),该系统都会自动预警,辖区内的警务机构会在第一时间内赶到现场,对当事人进行动态跟踪管理盘查,以此减低毒品违法犯罪率。

  5年后,该动态管控系统被写进法规中,也因此有了执行的法律依据,这是2011年6月26日发布的《戒毒条例》。

  该条例第四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对涉嫌吸毒人员进行检测,对吸毒人员进行登记并依法实行动态管控”。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